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行风景

空镜子是我心中接近满分的国产剧

2018-05-18 11:45:42

说起国产电视剧,大家的心中肯定有几部是难以忘怀的。现在的国剧市场乱象丛生,拍出来的电视剧质量大大缩水,还不如一些老一点的电视剧,值得咀嚼。就说16年前的一部作品《空镜子》,那真的是在平淡的叙述中达到了审美和思想的高峰。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近年来,国产电视剧有了一种不好的倾向,一种在“污沟”里徘徊的自然主义倾向,这种电视剧刻意地暴露当代社会的阴暗面,刻意展现激烈的人际冲突,刻画不可调和的伦理碰撞。比如拍恋爱,得朝着上床的方向去拍,光上床还不够,最好还得流产,光流产也不足,最好流产的时候丈夫外遇,婆婆搞事怎么才能很快长高
,家庭失和……

这类电视剧还颇得观众的共鸣,观众看完之后不禁叹道:“这不就是生活吗?”

我想这话也没错,但这绝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它至多只展现了我们生活的某个局部的表面。

一百多年前,有人拿易卜生跟左拉相比常吃这些食物能增高
,易卜生不屑道:“左拉是在污沟里打滚,而我是去清扫污沟的。”

电视剧也一样,好的电视剧,都是将人生世俗的泥泞轻扫掉,试图展现人生本真的作品。老是拿“处女”说事儿的电视剧,仍然有刺激眼球的猎奇嫌疑。

16年前,就有这么一部作品,在平淡的叙述中达到了审美与思想的高峰。

这部电视剧就是《空镜子》 ,陶虹、牛莉、姜武以及许亚军主演,也就是我们的祁厅长。

故事异常简单,妹妹孙燕(陶虹饰) 一直羡慕姐姐孙丽(牛莉饰) 的生活,她羡慕姐姐的美貌与见识,最重要的,她羡慕姐姐总是那么被人喜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作者刻意把孙燕 这个角色设计得大有深意,她不够漂亮,也不够聪明,她就如同观众的一双眼睛,透过她看着人世悲欢。

另一方面,孙燕做为一个女主角,她缺少主见,因而在与他人与世界的交锋中,她始终处于一种被动的姿态。在命运面前,她恍然无措,爱情几经坎坷,又回原点,人生之荒诞无常正在于此。但她的内心中又无意识地坚守着某种原则,朴实中自有对人性至善以及生活之美的坚信,这方使她能以不变应万变,她的人生虽不够圆满,但也不失幸福。

与孙燕相对应的是姐姐孙丽 ,这是一个永不知足的角色,在她身上所体现的,是人类永不知足的欲望,以及生命中不断燃烧的能量。

从观众的角度上来看,孙丽的人生某种程度上是失败的,她在爱情与实利中永远选择后者,她爱的是马黎明,但最终选择的是张波,当她发现张波对自己价值有限时,她又选择了洋人理查德,然后是迈克,她以爱情为跳板,而人生的意义似乎已成为一次永失彼岸的奥德修斯之旅少年吃什么能长高

但孙丽同样是值得人尊重的,生命同样给了她诸多磨难,而她的英雄之处在于,她独自承受这一切,且始终没有悔恨回头,这恰恰是悲剧人物身上的光辉。

姜武饰演的潘树林虽然名义上是男主角,但在剧中更出彩的,却是许亚军饰演的马黎明,这个人物虽然有些纨绔,但也不失真情。他的出身是低贱的,也正如此,他无法得到所爱的女人,而这种痛苦,恰恰隐藏于他玩世不恭的笑容之中,就像观众同情祁厅长一样,观众也会同样理解马黎明,理解他人生路上的多次逾界。

在我看来,当时的许亚军不仅是偶像,而且已经是个好演员。他不同于那种奶油式的面皮偶像,而是在他的面孔之下,时时捧着一颗真心让你观量,他用笑容来替代痛苦,他用玩笑来掩饰真情,这使得他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耐人琢磨,模棱两可。当他故作轻松的时候,我们分明从他的表演中读出了无限的深沉。

许亚军演出了中国男性内心的矛盾与惶恐,对于男性而言,最大的特质就是天真与任性,也可以说是一种人性的纯粹,但悲凉之处在于,男性却不得不用世故与圆滑将真情伪装。

另一个颇为出彩的角色,是何冰饰演的翟志刚,何冰吃透了这个角色的性格,将一个小知识分子的自卑与计较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的骨子里是自卑的,因此他的大男子主义本质上是一种无奈,是气急败坏。他受过教育,但在社会中却依然是低下的,这让他感到不公。

在他心里,孙燕与其说是他的老婆,倒不如说是他的私产,也正如此,他尤其注意孙燕与异性的交往,犹如一只鼓足了气的气球,轻轻一碰就炸,他试图将孙燕死死地关在玻璃瓶里,不让她接触到任何一丝男人的气味。翟志刚是可悲的,当他最终意识到孙燕是多么可贵的时候,生活已经给他负上了沉重的包袱,他再无法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这个角色颇为引起人们共鸣,在日常生活中,这类疑神疑鬼的小男人可谓不计其数,他们的每一个反应都能从翟志刚身上找到痕迹。

《空镜子》里没有波澜壮阔的史诗,也没有勾心斗角的情节,它唯一有的,不过是对日常生活背后深意的复归。原著作家万方在写这部作品的时候,曾经谈到:

“一个丧偶的男人又结了婚,后来老婆又死了,有人介绍我的一个朋友和他谈对象,没成,和我提了两句。我觉得被触动了一下,在生活之流下隐约看到了什么东西。”

所谓恋爱、结婚、谋事、成功,不过是笼罩着生命本真上的一层薄纱,是一层假象。

那么,生命之流的真谛是什么呢?我们从《空镜子》中能略知一二:生命是无常的、荒诞的、某种程度上说,它也是悲剧性的。剧中的每一个角色身上都承担着宿命的桎梏。

从理想的人生来说,孙燕第一次就该同潘树林结婚生子,又何必绕了一大圈,两人又回到原点呢,剧中唯一从照片上找到老爷子的也是潘树林,这就是冥冥注定的神谕,谕示着潘树林最终会走入孙家吃什么长高个子
,可身处上帝视角的观众是了解的,但剧中的人们却浑然不知,独自承受着生活的苦难。

再比如孙丽,她机关算尽,一心朝上爬,但最终得到的不过是镜花水月,这又何苦呢?

只谈命运,绝不是《空镜子》的本意,《空镜子》的伟大在于,它认可命运的威力,同时又超越了宿命论。超越宿命论的方式很简单:去承受它,甚至不要试图去理解命运,当剧中人试图对命运做一次总结,从而调整人生轨迹之时,他也不得不落入命运的圈套。因此,剧中所有的人物都可称为“英雄”,英雄是不畏惧命运的,也绝不同命运妥协,甚至不同命运交流。

在不少人心中,《空镜子》都是国产剧Top前五

《空镜子》的美妙,同时还应归功于导演,导演杨亚洲让一部电视剧呈现出令人惊讶的美感。整部剧的色调时而昏黄、时而冰冷;与此相对的是,整部剧的时间始终设定在冬天,剧中人总是行走在风雪之中,搓着手,哈着热气。剧中的世界对于人物而言,是艰辛的,他们没有好的职业,没有好的房子,没有理想的生活,即使是最习以为常的天气,对他们也绝不友好。

《空镜子》自然谈的都是那些琐事,也有堕胎的情节,但却绝不流连于此,这些看似“重要”且不可调和的“矛盾”,实则在生命之中不值一提。

好的电视剧不该用“污浊”的事实来故意挑逗观众的思想,它不仅不灌输思想比智高药业所有员工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也不会假惺惺地表示客观,试图引起一场全民大讨论,从而在微博上搞出几个热点。就如《空镜子》所做的一样,它其实什么都没说,但它似乎也说了全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