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散文故事

交响天团扎堆大剧院

2019-05-15 07:50:02

回首2018年,北京古典音乐的舞台上最亮眼确当数“年末档”国家大剧院“醇萃古典”音乐会系列中柏林爱乐乐团连续两天的音乐会演出,这支具有“世界第一”美誉的交响乐团,携手两位“80后”超级明星——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和钢琴家郎朗(见大图),以“柏郎杜”的全明星阵容,在北京掀起了一股古典音乐的狂潮。开票9秒售票系统即告崩溃,系统恢复后两场门票几近秒罄,对柏林爱乐的追捧几近是无需理由的。而音乐会现场演出艺术质量之高,可谓“傲视群雄”,为全年北京舞台上中外交响乐团之冠。

这是柏林爱乐的第四次访问北京,第一次是1979年,由“指挥皇帝”卡拉扬率领,中国的交响乐事业也由此进入逐步融入世界的新时期。当这支世界名团重返北京时,已是2005年,指挥大师西蒙·拉特带领柏林爱乐乐团为北京国际音乐节作闭幕音乐会演出。在首场音乐会后的酒会上,一位当年跟随卡拉扬访华的老乐手,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张当年柏林报纸报导访华插曲的复印件,请北京晨报记者(他误认为是音乐节工作人员)转交给余隆,还特意咬耳朵:“千万别给记者看到!”在他的眼中,中国还是记忆中那种对西方世界既满怀好奇心又充满疑虑的世界,但现实的中国早已是沧海桑田。柏林爱乐从卡拉扬的造访到西蒙·拉特的造访,期间相隔了26年,而从西蒙·拉特率团第二次造访北京,到2011年的三度造访再到今年的第四度造访,只用了13年。这支世界名团的四次访华,可以说是完全地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这四十年。

伴随着改革开放,尤其是从1998年第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横空出世”,作为中国文化之都北京的古典音乐市场,由此开辟出了一条与西方古典音乐相互融合的高速公路。从那时起,北京的古典音乐舞台不再像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那样,仅仅依靠文化外交、音乐外交才能“百年一遇”式地触碰到世界名团和音乐大师,而是通过北京国际音乐节这样的平台,让中国人每年都能有机会领略到众多世界名团和世界顶级的音乐名家的艺术风采。

而从2007年国家大剧院开张运营开始,北京的文化市场再度升级,“过节吃肉”已变成了“每天有肉吃”,世界级名团、世界顶级音乐家的亮相已是“家常便饭”。今年国家大剧院“醇萃古典”系列在10月至11月间,仅柏林一座城市,就有福斯特率领的柏林交响乐团(小图下)、巴伦博伊姆率领的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小图上)和杜达梅尔带领的柏林爱乐乐团这三支交响乐团前后在舞台上亮相。在北京改革开放4十年的历史上,这样的盛况也还是头一次出现。这仅仅是“柏林3杰”,还没有算上潘德列茨基和穆特领衔的华沙交响乐团、泰米尔卡诺夫带领的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大熊”蒂勒曼率领的德累斯顿爱乐乐团、帕帕诺带领的罗马圣切契利亚交响乐团、华人女指挥家张弦率领的BBC威尔士国家管弦乐团……

■精彩瞬间

2018年的古典音乐舞台上,这几个名字、这几个瞬间是应该被记住的……

●钢琴传奇齐默尔曼的首度造访北京,携手作曲家、指挥家萨洛宁率领的英国爱乐在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引发巨大轰动;

●钢琴、指挥“双栖”的古典音乐“大神”丹尼尔·巴伦博伊姆率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的3场音乐会;

●郎朗手伤一年后复出,携手杜达梅尔麾下柏林爱乐的中国首秀;

●大提琴传奇马友友领衔丝绸之路乐团为北京国际音乐节做闭幕演出;

●作曲大师、指挥大师潘德列茨基85岁大寿,携手小提琴女王安妮-索菲·穆特和华沙交响乐团的世界巡演;

●指挥大师泰米尔卡诺夫80大寿的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巡演;

●钢琴大师席夫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的独奏会,返场7首,时长超过了40分钟,整整多出了半场,不敢说“绝后”,但“空前”是绝对的,在此之前只有波利尼2006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返场5首肖邦的纪录。

包头治妇科医院
济源最好的男科医院
泰安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