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趣味美食

保利入局 云南城投混改启动

2019-08-12 09:41:06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尽管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文中称“云南城投集团”)工商登记中的法人代表近期并没有发生变更,依然还是今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的前董事长许雷,但云南城投巨变的大序幕已经拉开。

2019年7月 日,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6002 9.SH,下称“云南城投”)的一则重大事项提示及复牌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城投集团拟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参与混改的一方为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保利集团”)。保利集团是由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央企,这意味着云南城投的混改将是央企与地方国企的所有权变革。“地方国企与央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并不罕见,我们现在很多事项都没有敲定,包括城投集团的最终混改对象,除了保利(集团)是否还有其他参与者。”云南省国资委资本运营处的一位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云南城投董秘办公室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如果有云南城投集团混改的最新通知,上市公司会在第一时间披露。

混改到来

云南城投在7月 日的公告里表示——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拟参与云南城投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战略合作协议中对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事项尚未明确(后续由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另行协商确定),云南城投集团控股股东可能因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发生变更。

截至目前,云南城投的控股股东为云南城投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云南省国资委。

7月 日复牌之后,云南城投股价涨停,第二个交易日,云南城投依旧涨停,报每股 .88元。但在两个涨停之后的五个交易日里,云南城投股价已经快跌回复牌前的位置,7月12日收盘股价为每股 . 8元。

许雷主动投案并被立案调查的消息,由云南省纪委5月24日18点在其官网上宣布。同日,云南城投集团即在官方发出声明——由公司总裁、副董事长杨涛代行董事长职权;5月24日晚间,云南城投也紧急公告,称由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至新任董事长产生为止。

目前,云南城投的官网已经删除一切有关许雷的文章,公司领导架构中也不再有许雷的名字。许雷在云南城投集团担任董事长已有十年,这十年正是云南城投集团的高速发展时期。公司在短短十年间已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和云南水务)、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及控股40余家二级子公司,参股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20余家公司。截至2018年12月 1日,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2924.7 亿元,累计实现收入逾1400亿元,实现利润逾150亿元。

在云南,国有企业已有混改的实践,如云南白药的混改,即先在上市公司云南白药的控股股东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白药控股”)层面引入混改投资者,再在此基础上由云南白药整体吸收合并白药控股。

那么,云南城投集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否会复制这样的模式呢?云南城投也是上市公司,云南城投集团也属于云南城投的控股股东。

从体量上看,两者悬殊较大。云南城投目前的总市值大约为54亿元,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6亿元。

而云南城投集团注册资本金达到41.4亿元,对外投资规模庞大,工商信息显示其对外投资有74家企业,比较知名的参股企业有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丰源水务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时代环球实业有限公司、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有限公司、云南集采贸易有限公司等等。

云南城投集团启动混改之后,旗下74家对外投资企业哪些需要剥离,哪些企业得到保留,或是混改后需要面对的问题。

由于目前云南城投集团混改方案未定,混改对象名单未最终敲定,因此,难以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保利入局

关于保利集团为什么要参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经济观察报未能就此问题联系上保利集团给予置评。

不过保利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保利发展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048.SH,下称“保利地产”)董秘办公室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已注意到控股股东保利集团参与云南城投混改的消息,如果未来做出涉及保利地产的持股安排,公司会即时信息披露。

颇为重要的是,云南城投已是云南目前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而云南城投集团又拥有大量城市土地储备,以及参股云南省土地准备运营公司。外界猜测这或许是云南城投集团混改吸引保利集团的原因。

保利集团是否会指定旗下上市公司保利地产作为对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持股公司,还是会指定保利集团其他关联公司来参与交易,目前因为混改方案处于初始阶段,无法得知。在保利集团对外投资的企业名单中,还没有出现过像云南城投集团这样大型的综合性地方国企集团公司。

从云南城投集团的房地产属性角度来看,保利集团作为混改参与者,地产板块的强强联手,能够给保利集团的地产板块带来更具规模化的效应,尤其是在西南地区。

不过保利地产不久之前在西南地区“折损”一员大将——吴章焰。

2019年6月1日,保利地产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广元市监察委员会通知,公司副总经理吴章焰被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熟悉吴章焰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市场开拓能力很强,短短几年时间就让保利地产成为成都地产“一哥”。工商信息显示,吴章焰为保利(成都)实业有限公司、保利(重庆)投资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主要负责保利地产在西南的业务。

保利地产在云南地区布局则相对较少,房地产开发业务的规模远远不及成渝两地,但如果此次保利集团成功参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则保利集团在云南的地产板块业务可以得到很大的提升。

对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云南城投曾公告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目前云南城投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云南省国资委,保利集团是否有意取代云南省国资委成为云南城投新的实际控制人,目前尚属未知。

云南省国有企业混改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比如云南白药的混改模式,已经成为其他地方国企混改效仿的模式——重庆百货的混改也在其控股股东重庆商社集团层面引入了战略投资人。

一位关注该事件的房地产行业人士认为,此次保利入局云南城投集团有其特殊的意义:城投公司一般是一个地区拥有大量土地储备的企业,如果房地产企业都以混改方式进入地方城市投资平台公司,那么意味着,从土地储备的源头上,房地产企业就可以获得巨大的优势。

而央企对地方国企的整合,又会带来另外一种示范效应:地方国企可以被更大的央企集团整合。由于交易对手为央企,出售一方也不用担心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从这一点来看,交易或能变得更容易一些。

在上交所的e互动平台,有投资者询问云南城投,公司今年的重心发展方向是哪些?云南城投回复称:根据公司“十三五”战略规划,加强向大健康、大休闲产业的战略转型要求,协同集团大健康、大休闲资源优势向康养、文旅产业转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