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名流

有一种束缚,叫“我是为你好”;有一种伤害,叫“绑架式原谅”

2019-08-11 09:39:14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为你好”,叫做“我是为你好”。

有关于“我是为你好”的话题,戳痛了许多人被爱绑架的痛点。而在“我是为你好”之后,又有一部硬核电视剧《追球》里关于“绑架式原谅”的剧情,同样也是戳中了许多人不吐不快的经历,引发了巨大的话题讨论。

在这部由范世錡、卜冠今、李艺彤主演的恋爱青春剧中,卜冠今饰演的女主颜晓希为了追查父亲当年被陷害的真相,伪装成设计世家之女转学腾远学院暗中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颜晓希受到了来自各方的阻扰。学校里的师长、身边亲密无间的同学,甚至就连恋人齐景浩都反对颜晓希的执着,带着不同的目的劝她原谅一切。

学校的杜经理劝她放弃,理由是“既然已经度过了那一段,现在生活的好好的,那为什么揪着过去不放呢?”

在他看来,即便是追查到过去的真相,也无法改变已经既成事实的现状。

既然已经度过最难熬的那段时光,又何必旧事重提,选择性遗忘或许是治愈伤痛的一种办法。

齐景浩劝她放弃,完全是出自保全自己母亲的自私。他甚至拿不出比杜经理更有说服力的理由,只是利用了颜晓希对自己的爱,逼迫她在自己与真相之间做选择。

这样的“宽容”,不是“绑架式原谅”是什么?

“绑架式原谅”和“我是为你好”的共同之处,在于并没有利益相关的旁观者,抱着自以为是的善良,完全忽略了当事人的感受,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又带着自以为是的宽容劝着受害者放下。

就像齐景浩要颜晓希放弃真相的原因,是因为他有想要保护的家人,但是他又何曾想过,颜晓希同样也有拼尽全力想要保护的家人呢?

郭德纲曾有句“至理名言”,至今被许多人用来怼这种“绑架式原谅”:“我其实我挺厌恶那种就是,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就是这种人你要离他远一点,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宽容和原谅,应该是当事者主动的容忍与接受,而不来自于无关者占据道德高地的审判。

最为诡异的是,在《追球》里杜经理和齐景浩甚至都算不上“无关者”,他们一个是间接凶手,另一个是凶手的亲人,在这种利益关系下,他们反倒故作大度劝他人要“宽容”,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颜晓希在反击杜经理时,就犀利地戳破了看客“宽容论”的原因所在:“看客根本就不在乎受害者和他的家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受苦的不是他,受伤的也不是他,所以看客比谁都宽容”。

但对于这个执着于追求公平与真相的女孩来说,即便自己的行为不被亲人与爱人所理解,即便是被误解被非议,甚至被构陷要在大会上检讨,她也未从来放弃过对于公平与真相的追寻。

实际上,所谓廉价的宽容和原谅,从本质而言就是纵容,并不会让社会变得更好。

联想到之前,手办收藏圈曾有玩家被亲戚家的熊孩子毁坏心血收藏造成巨大损失,一怒之下向熊孩子家索赔19万损失的故事。

结果受害者还被长辈劝说“小孩子不懂事而已,怎么可以要求这么多金额”,“况且这些小玩具哪值这么多钱”,甚至还扬言要告受害人诈欺。

但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真正关注过,让这位玩家崩溃暴走,甚至不惜要与亲戚撕破脸皮的原因是什么。根本不照顾受害者的感受,开口闭口就要让人做出牺牲与让步,这样的逻辑实在匪夷所思。

放眼娱乐圈中,类似这样“要宽容”“要原谅”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张艺兴在去年终于忍无可忍起诉黑粉,键盘侠们也是以“绑架式原谅”的口吻评价张艺兴“没度量,因为顶流注定是要承受被黑的”……

井柏然前几天告赢了造谣他和倪妮合约情侣的一个 00万粉丝的营销号并索赔三万,这个营销号第一时间卖惨哭穷后井柏然免除了索赔。

结果大V还在朋友圈暗指自己只是八卦,还在道歉微博底下删不利于自己的评论——由此可见,原谅和宽容,有时候也并非能够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

但无论对于粉丝,还是对于路人而言,无论是支持偶像,还是支持亲朋好友,最好的方式,不是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到别人身上,而是认真倾听、感同身受。

更何况,很多看似宽容的“看客”,其实都有自己的立场诉求。比如剧里的杜经理,是要隐瞒自己的作恶,齐景浩颜志云都是为了掩护自己深爱的人……看客们的动机本身就不见得那么中立。

还比如说网络上攻击张艺兴井柏然的“键盘侠”,他们所谓“看客”的表态也可能是出于对自己行为的维护。

你看吧,“绑架式原谅”未必像看起来那么中立和客观。也很有可能是本身就参与“作恶”的“看客”,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和为贵”等中国人传统观念的利用,为自己的言行做开脱。

原谅与否,从始至终都只是受害人才有的权力,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去越位代替。

如果你也曾经经历过这样“绑架式原谅”,你是否也会像《追求》里的颜晓希一样站出来,即便面对身边人的不理解,也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对于无关紧要的看客们勇敢的说“不”呢?

而作为旁观者,我们也要警醒自己,不要成为被“绑架式原谅”言论利用的“看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