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百科

男孩走失半年成“干尸”还需问责公安部门

2018-10-14 10:40:23
蒋敏 信阳市息县临河乡村民王新红向记者反映:其9岁的儿子王志强在信阳市救助站被活活饿死,并且尸体上全是伤,原来90多斤的孩子,现在只剩皮包骨头。(4月28日映象网) 走失的男孩死在荒山野岭我们可以理解,但是死在救助站,一个以救助生活无着者为职责的政府机构,可以算的上是骇人听闻了。然而,这种离奇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同样是信阳市救助站,在2014年12月4日,17岁男孩何正果在信阳走失后从信阳派出所被送至救助站,之后救助站将其送往精神病医院。12月9日,何正果在精神病院猝死,当天信阳市殡仪馆就以“无名氏”登记名字将其火化。何正果的父亲在寻找儿子时候,就指出“始终没有一个警察给我指出更好的寻人途径,也没有一个警察借助网络来帮我找人”。公安局负责人一句 “没有规定要对所有的报案都录入系统,但是目前信阳市公安局报警接警信息共享确实还做得不够,工作不细致。”就将公安部门摘出其中。 9岁男孩变“干尸”和17岁男孩之死间,有一个很重要的相似点:家人首先都想到到公安部门报案登记,而这两个孩子都恰好是老城派出所发现并送至救助站的。 9岁男孩的父母在孩子走失的第一时间就向当地的五星乡派出所报案,而这两个派出所相距只有几公里。17岁男孩的父亲在老城派出所发现男孩的5天内向信阳市5家派出所登记儿子失踪情况,但均未得到回复。针对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如果每个案件都录入系统,公安局的报警接警信息彼此共享,工作人员对事件认真看待,那么这两条鲜活的生命或许不会离我们远去? 公安部门把孩子带到救助站,应该是提供给孩子一个暂时安置的场所,而不是把孩子往救助站一放就做甩手掌柜。针对孩子死亡情况的各种怀疑还在调查中,但毫无疑问的是,公安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或多或少的造就了这起悲剧。或许是信息的不完善或者不流通导致如今的惨剧,但相关的工作人员在面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面真的可谓是不负责任之至。对于一起可以轻松解决的失踪案,半年来没有任何回复,这其中究竟是何原因?以为把人送到救助站就完事了吗?救助站在这起案件中或许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救助站终究不是一个让人久呆之地,公安部门又甩手不管,种种因素混在一起,都是造成悲剧的原因。 以一句“没有规定要对所有案件录入系统”、“工作不细致”来解释管理上的漏洞,在事情已经发生并引起广泛热议后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这种“马后炮”的行为,在面对丧子之痛的家庭面前,未免有些苍白无力。送风机型号
新乡世纪村社区实景-新乡
环保稳定剂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