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医药健康 >> 养生健康

1910年孙中山答宋教仁:有能力者可独树一帜

2017-07-07 21:13:05
1910年孙中山答宋教仁:有能力者可独树一帜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大奇迹,革命党人、维新志士、清军将领、枢臣疆吏联手推翻帝制,走向共和,建立了中华民国。范福潮先生积十年之功,检阅史料,辑轶搜奇,追本溯源,去伪存真,力图还原辛亥年间一系列重大事件的背景和真相,真实记录各色人物的所作所为和心路历程,再现辛亥革命的原貌。本专栏拟隔周刊出,敬请垂注。 同盟会是由流亡海外的各反清会党联合组成的革命团体,自1905年在东京成立起,表面上尊孙中山、黄兴为领袖,但因成员复杂,派系纷纭,孙、黄久居海外,总部形同虚设,国内组织涣散,山头林立,基本呈各自为政的局面。尤其是当孙中山在两广策划的起义接连失败后,威信大减,同盟会内部要求改革党务、改变策略的呼声日益高涨,两湖派与广东派的矛盾日益突出,纷纷自立门户,另谋他途,中部同盟会之议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提出的。 重起炉灶另开张 庚戌年(1910)正月,倪映典广州起义失败后,谭人凤去香港看望黄兴,见他情绪低沉,几经劝慰,亦难疏解,便返回东京。当时东京的同志,也是心灰意冷,同盟会总部无人主事,党务无人过问,谭人凤找宋教仁谋划补救之法,他说: 同盟会成立之初,本有设立东、南、西、北、中五部之议,既然孙、黄常年流亡海外,不理国内事务,我们何不回国组织中部同盟会,领导长江各省的革命 宋教仁也有此意。适逢居正自缅甸、赵声自香港来东京,他们时常聚议,酝酿此事。居正四处奔走,邀请同盟会十一省分会长开会,谭人凤年长,首先发言,他提出了事权统一(于本部总理)、责任分担(于各省干部)的口号,主张建立中部同盟会(《居正文集》上册,华中师大出版社,1989,P11),以武汉、南京为革命中心。经讨论,与会者一致赞同,推举宋教仁回上海物色人选,筹组机关,居正回武汉组织党人,谋划起义,谭人凤负责联络沿江各省会党和革命团体。 六月中旬,孙中山潜回东京,黄兴亦相继而至。谭人凤拜会孙中山时,提出改良党务、加强领导、革命要兼顾边疆和内地的建议,他欣然接受。但几天后,当宋教仁与孙中山商讨改良党务的具体办法时,孙却面带愠色地说: 同盟会已经取消了,有能力者尽可独树一帜。 宋教仁一怔,遂问何出此言。孙中山说: 经费由我筹集,党员无过问之权,何得执以抨击党员攻击总理,无总理安有同盟会 宋教仁想,东京人多口杂,孙中山一定是听到了什么,有所误会,便未与之辩解,怏怏而去。宋教仁把孙中山的原话说给谭人凤,谭颇感震惊,次日便偕宋去见孙中山,耐心解释,但孙中山仍持昨日论调。谭人凤忍无可忍,辩驳道: 同盟会是由全国反清志士联合而成的团体,怎能凭你一言而取消总理是由党人公举、为党办事的人,岂有解散组织的权力党人批评总理,是党人的权利,本属正常,前几年陶成章批评总理所持的理由,自有公论,党人并未完全附合,何以迁怒众人款项虽系总理募捐而来,但是以同盟会的名义筹款,所有开销,应使全党知道,怎说无权过问 孙中山一时语塞,遂转圜道: 谭兄与遯初(宋教仁字)的提案有道理,可容弟日后与各分会长再议。 此后便无下文。(谭人凤: 石叟牌词 之二十三,《谭人凤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P359-360) 谭、宋等了几天,不见回复,某日看报,才知孙中山已悄然离开日本。谭人凤见孙中山身为总理,放弃责任,置党务大事不顾,又不自请辞职,心中大为不满,便邀集各省同盟会负责人在宋教仁寓所开会,决定成立中部同盟会,以推动长江流域的革命运动。(参见陈锡祺主编:《孙中山年谱长编》,中华书局,1991,P506)后来苦于无钱开展会务,便有人提议最好还是与黄兴磋商,争取他的支持。 香港筹款碰钉子 九月,谭人凤去香港找黄兴商谈筹组中部同盟会之事。黄兴说: 此事我没意见,只是要有经费才行。 谭人凤说: 请你拨些经费用于会务如何 黄兴面有难色,迟迟不语,后来他说: 兄可与展堂(胡汉民字)谈谈。 当时,海外华侨捐款由孙中山的亲信、同盟会南方支部长胡汉民掌管,他反对谭、宋等人成立中部同盟会的主张,今见谭人凤跑来要钱,讥讽道: 东京总部的房租,尚不能维持,何言再设一会海内外同盟会员公认只有孙先生一位总理,若兄另设中部同盟会,势必又设一总理,日后必因总理称谓引起纠纷,岂不让外人笑话 谭人凤拍案怒责: 总部虽在东京,无人主持,总理漂乎海外,向无定踪,从不过问会务,总于何有理于何有东京经费,总理向无接济,所有开支,纯仗同志摊派,勉强维持,并未以革命的名义四处招摇撞骗,你们以同盟会名义,设一事务所,住几个闲人,办一份报纸,吹几句牛皮,哄骗华侨巨款,就算本事冲天,而敢藐视一切吗 谭人凤早就看不惯胡汉民惯会阿谀奉迎的作派,越说越气,挥拳就打,赵声连忙拉住他说: 先生息怒,先生息怒,道不同,不相与谋,往后各行其是便了,理他何为! 谭人凤深为香港之行懊悔,亦为自己的失态而惭愧。次日,他请赵声、胡汉民喝酒,先以一杯敬赵声: 愿君为国自爱,毋过激过郁。 又以一杯敬胡汉民,慷慨直言: 劝君放开眼界,天下事断非珠江流域所能为,我为党务,往返香港三四次,从此别矣。 是夜,谭人凤乘船返东京,黄兴以300元送行。昔日黄兴离开东京时,将其名下的债务委托谭人凤料理,每月需付利息百余元,他无钱付息,常遭债主登门催逼,不胜其扰,这点钱,还不够偿还黄兴欠债的利息。船离维多利亚港,谭人凤望着渐渐远去的灯火,想想五十白发人所受的屈辱,倍感心寒,发誓再也不来香港。(谭人凤: 石叟牌词 之二十三,《谭人凤集》,P360-361) 回到东京后,为替黄兴还债,谭人凤向官费留学生借钱,东挪西凑,日夜奔走,筹组中部同盟会之事,因此搁置,但他惟恐人心涣散,经常组织同志谈话会,每周聚会一次。到了秋季,债台高筑,饥寒交迫,万难敷衍,谭人凤便将《比较财政学》一书的版权让渡于人,这本书是由他主持、宋教仁翻译的,宋亦积债千元,这笔钱抵扣二人债务利息之后,仅剩百余元。宋教仁在东京待不下去,回了上海。 金罄床头,英雄减色;钱空囊内,壮士无颜;古今魁杰奇才,因其潦倒穷途,侘傺而不得志者,盖不知凡几! 谭人凤百感交集,唏嘘不已。(谭人凤: 石叟牌词 之二十四,《谭人凤集》,P362) 腊月底,黄兴、赵声函招谭人凤、林时爽赴港,谭人凤因与胡汉民决裂,不愿前往。林时爽正在病中,不能成行,他劝谭人凤: 此次举事,是黄、赵作主,兄应竭力相助。 正值年关,债主临门,实难应对,谭人凤想,何不趁机远走高飞,先摆脱眼前的窘境,再做今后的打算乃约谢介轩、刘承烈同归,嘱其先往湖南、湖北做些准备。大桉机械信息网桐乡港机械信息网建材燃烧试验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